某某电气官方网站欢迎你!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0-66883179
地址:广州市北关正街天宝安远国际58室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数码摄像机 >
又要选择合适 的飞行器
浏览: 发布日期:2018-12-31

  一月初的一个下午,上海军事俱乐部空旷的场地上聚集了一群航拍爱好者在此交流。大家先是来了个很high的自拍,一个飞手操控着飞行器上天,在众人头上盘旋一阵,完成了高空俯拍的大合影。

  随后,航拍者们又操控着飞行器玩起了竞技比赛,三架不同样式的飞行器霎时转动起螺旋桨,腾空比起了速度和稳定性,场面颇有些电影中的超现实感。其中,那架有着高强度碳纤机臂,搭载的相机可以360度无遮挡拍摄的四轴飞行器Inspire是刚出市面的新品,格外令航拍者感兴趣。平时,只要一有新的飞行器出现,大家总会聚到一起,交流下航拍的新功能和玩法。

  在他们各自的生活里,一架飞行器是必不可少的。专业摄影时、旅行时,它都是随身必带的法宝,能拍出高空中的各种特技效果。更好玩的是,航拍者戴上航拍眼镜,视线就和坐在飞机驾驶舱里一样。用航拍爱好者张晓栋的话说就是:“飞行器让你感到身临其境,你就是一只鸟。”

  事实上,航拍已经出现很多年了,直升机、热气球、小型飞船、火箭、风筝、降落伞等都是人们使用过的航拍工具。然而,近两三年来,多轴飞行器的出现及不断升级则让航拍变得更简单可行。如今,飞行器上安置着光流传感器,只要在遥控器上连接起手机或者平板电脑就能轻松操作,简单可视的方式让航拍人群迅速扩大起来。

  坐在电脑前的张晓栋饶有兴致地重温着自己“飞”过的场景。镜头越过江苏吴江静思园的上空,园林水榭尽收眼底;碧蓝的海面上,游轮如鱼儿般一路前进,激荡起白色的波浪;还有那沙滩派对中,穿过热情欢乐的人群。

  要想拍出这些优美的画面,表面上似乎只是拨弄几下遥控器,实际上却远不止这么简单。在熟练掌握飞行及拍摄技能之前,几乎每一个航拍者都经历过无数次的失败,也时常遭遇许多惊险。

  两年前的一次经历让张晓栋至今记忆犹新。那次他在家中试飞,由于室内没有GPS信号,飞行器无法定位,难以被操控,在飞了一会后就直接奔向张晓栋的头。张晓栋一躲闪,飞行器便直接撞毁了电视机。

  对于航拍者来说,摔机、炸机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即使在起飞前做足了预备功课,也有许多难以预料的情况发生。在航拍的圈子里,有一种“提控回家”的说法,即飞行器和相机都毁掉了,只剩下遥控器带回家。有着十几年航拍经验的资深玩家蒋雄辉也遭遇过两次提控回家的经历。

  一次,在海边的航拍中,蒋雄辉的飞行器突然失去信号。他在第一时间给飞行器下了打开降落伞的指令。然而,开伞之后,飞行器的移动就是受风力影响了,运气好的情况才能顺利飘到岸上。蒋雄辉眼看着自己的飞行器在距离岸边还有大概50米的位置栽进了海里。

  “栽进水里之后,机器就不能再用了。即使还能重新飞,也有危险,相当于报废。”蒋雄辉说。一套好一点的航拍装备需要十几万,玩航拍时,可能十几万一下子就没了。因此,这也是个极为烧钱的爱好。“飞行器的更新换代非常快,一有新机器出来就得买,一年要花上几十万很常见。”即使是对设备要求不高的航拍者来说,也要投入机器的维修等费用,刚开始玩航拍的摄影师阿东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才买了飞行器不久,摔了修,修了摔,还没怎么玩就花了一万多元。”

  因此,若要做到安全节约地飞行,飞行前便需要做好严格细致的准备。去年在江苏丹阳,蒋雄辉拍了一条俯视汽车行驶在公路上的风景视频。仅仅是为了路与周边环境的选择就实地考察了五个地方。“先要考察这条路是否符合拍摄车的感觉,再看四周的山是否适合拍摄,有的路景色不好,有的周边环境不适合飞行,每一个地方的环境都要实际观察和检测。”蒋雄辉说。

  当飞行前的规划都做好,接下来就要考验飞行技术了,这是个极其紧张刺激的过程。

  一个遥控器上的若干操控挡需要两只手协调配合,难度大的航线需要四个手指在同一时间分别操控不同挡,并在同一秒内完成若干不同动作。“这比弹钢琴难多了。”蒋雄辉说。比如想要拍出环形路线的效果,就需要飞行器的航线是圆形的。遥控上指挥方向的前后挡与左右挡就应该同时执行命令。若按照钟表刻度盘来对应,从9刻度到0刻度的一段弧就需要一只手拨前进挡,另一只手拨向右挡。0刻度到3刻度的一段弧就需要调整方向。想要把航线规划成一个正圆,便需要飞手极其细腻精湛的操控能力。在整个过程中,还要保证飞行的流畅,否则拍摄的画面就不顺畅。然而,这还只是一个平面维度上的飞行。若是要想做翻滚等更多维度的特效拍摄,操控难度就更大。

  事实上,对于不常玩特效飞行的飞手来说,每次飞行总免不了一些紧张时刻。当机尾对着飞手时,飞手的操控方向便与飞行器飞行方向相同。而当飞行器飞回时,便是机头对着飞手,飞手便要立即转换思维,执行镜像操作。“飞行器看似风中的精灵,玩起来很随意很炫,但其实是很有技术难度的。还要加上拍摄技巧,既要懂飞行,又要反应迅速,每次都给自己留下很棒的经历。”张晓栋说。

  除了担心飞行操控,飞行器及相机本身也是令飞手紧张的方面。需要什么样的效果,就要选择对应的相机,为了搭载相机,又要选择合适的飞行器。在专业拍摄中,航拍者一般会用到佳能5D,也就要选择体积较大的八轴飞行器。“飞行器大概最远能飞一公里,但一般我们都不会让它飞那么远,远了出问题,想飞回来都不行。拍的过程中始终都会担心,怕受到干扰,飞行器掉下来,拍摄向来很紧张。”蒋雄辉说。

  去年秋天,同样爱好航拍的朱明迪拍摄了英雄跑。秒速飞艇计划为了防御飞行器突然坠落,朱明迪在保证拍摄视角的前提下,选择了偏离主要人流的航线。“它要飞到很远的一座桥,下面又是很多人,这就是难度。这个很紧张,怕掉下来砸到人。”朱明迪说,飞手首先要想清楚航线,然后知道如果出现问题要往哪边飞。做好这些计划再去想如何飞得顺畅,拍出最佳效果。

  当飞行器飞得越高越远,飞手可控的能力范围也就越小。带着那种不确定性来执行飞行和拍摄的过程紧张又刺激,这便是航拍中最吸引人的一点。当然,若能承受得住这种紧张刺激,也就能感受到航拍带来的更广阔的视野。

  在蒋雄辉看来,“我们平时都是站在地面,而从天空看地面,这是很难看到的视角,可以看到许多想象不到的风景。那种感觉豁然开朗,知道自己那么小,会去思考自己和环境的关系。航拍让自己变得胆大心细,必须要有足够的胆量和细腻的心思,才能拍出最好的画面。”

广州秒速飞艇有限公司

联系方式:020-22665127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红海大厦2215

Copyright © 2002-2017 秒速飞艇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65982317号 技术支持:秒速飞艇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